点线联动 路企双赢
——开远车务段统筹调度挖潜提效侧记

  ■本报记者 郭薇娜 本报通讯员 刘昊亮

  列车疾驰在万里铁道线上,构建起了高效的运输系统,而调度指挥是这纵横网络的中枢神经,不仅影响着物流效率,也直接关系到企业货主的切身利益,可以说是铁路运输中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
  

  位于祖国西南边陲、昆玉河线沿线的开远车务段玉溪南站是一个中型货运站,货运业务主要以铁矿到达和钢材制品外运为主。想在这样一个运输品类相对稳定的货运站挖出新货源,不但需要车站货运营销团队“手勤脚快”,而且还需要调度指挥“耳聪目明”,两者紧密结合才能事半功倍。

  10月的玉溪阳光灿烂。此刻,在与玉溪南站一墙之隔的玉溪新兴钢铁企业料厂里,皮带滚轮嗡嗡作响。产自云南新平县大红山矿区的精铁矿通过皮带运输,以每月6万至7万吨的运量,源源不断抵达堆料区,满足着该企业和100余公里外蒙自市红河钢铁厂的生产需要。

  马建忠是玉溪南站货运服务部主任,在他看来,完成好每月运往蒙自市红河钢铁厂的近3万吨精铁矿运输任务,就基本实现了有关大宗运输“稳”的需求,但如果能增加1万吨以上同方向运量,就实现了“进”的突破。

  今年下半年国内钢材市场不断回暖,作为滇东南地区钢铁生产大户,以更高的工艺生产更好、市场更需要的产品,是新兴钢铁企业不断壮大的法宝。

  8月6日,新兴钢铁企业提钒炼钢项目正式上马。在每吨钢水中加入200克金属钒,可以使普通钢材成为强度高、韧性大、耐磨性好的合金钢。这种合金钢不仅可以运用在桥梁、铁路、汽车等传统行业,而且能满足航空、造船、电子设备的新需要,市场前景广阔。

  生产工艺的优化提升了钢材制品的附加值,同时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——新兴钢铁企业不用再“吃”那么饱,也能产生同等的经济效益。按照测算,提钒炼钢项目投产后,新兴钢铁企业的精铁矿需求量将从每月4万吨以上降至3万吨左右,而每月多出的1万吨精铁矿,也正好解了红河钢铁厂的燃眉之急,可以说是一个两全其美的“消化”思路。

  然而,当马建忠找到新兴钢铁企业物流仓储部副部长杨亚春时,对方却不认可他提出的运输方案。昆玉河铁路是滇东南地区最主要的铁路运输线,全线均为单线电气化铁路。一条铁路线上,既要运行动车组列车和普速客运列车,又要满足货运列车运行需要,线路承载和车辆配送能力已趋近饱和。从事物流行业多年,马建忠了解实际情况,杨亚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想在密集排布的运行图中找到突破口,唯一的办法就是加速车辆流转效率,“挖”出昆玉河线的潜在运力,满足客户需求。

  昆玉河线上,紧邻红河钢铁厂的蒙自北站、位于中越口岸的河口北站,都是铁矿石运输的主要车站,也是马建忠构想中能够提供“闲置”敞顶集装箱的车站。以河口北站为例,越南进口的铁矿石在站装箱后,运抵蒙自北站红河钢铁厂卸箱,回箱前部分箱体会出现一定时间的空箱期,而这个时间基本可以满足玉溪南至蒙自北区间铁矿石运输时限。

  马建忠的计划,得到了开远车务段安全生产调度指挥中心的大力支撑。该中心通过统筹全线空箱实时配比情况,以集零为整的方式,合理抽调沿线各站空箱,在满足玉溪南站箱源需求的同时,尽可能不干扰其他车站装车作业,妥善解决了这个“理想方案”中的最大问题。

  精心策划加科学调度的运输方案,打消了杨亚春的顾虑,玉溪南站也得到了每月近1万吨精铁矿的增量。8月6日提钒炼钢项目投产,玉溪南站配送至蒙自北站红河钢铁厂的集装箱由每天60箱增长至80箱,并持续稳定下来。

  数据显示,今年1月至8月提钒炼钢改造项目投产前,玉溪南站共向蒙自北方向发运精铁矿9309箱、25.35万吨。从8月6日项目投产截至10月31日,这个站累计向蒙自北方向发运精铁矿4364箱、12.04万吨,月发运量分别增长341箱、0.993万吨。铁路点线联动挖潜提效,路企双方都获益良多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